还有猫声app吗

祝姥姥虽然是知道宋爸爸真面目的,但她当然不会给自己拆台了,就顺着哈哈笑。其实祝姥姥也确实觉得,老姑爷虽然懒又脾气不好,但人品礼貌这些方面,确实算很好很好的,绝对称得上是百里挑一了。当初他们犹豫了好久才同意老闺女的婚事,也是败在了老姑爷的人品上…….

但是过日子,真的不能只靠人品啊…….祝姥姥心里叹口气,她必须为闺女打算起来了。

宋二笙和姐姐们坐在一起,并没有真的都吃祝姥姥的饭菜。宋一笛把炒菜里的肉丝都挑给了宋二笙,宋二笙又拨给宋一筝一半,三个长得精致可人其中两个还是双胞胎的小姑娘,一块吃饭,说说笑笑,病房里人又是一阵羡慕…….

吃完了饭,祝姥姥没着急让祝妈妈收拾东西,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封信,“我和你们说件事。这事儿呢,你们答应不答应的,我没意见,但是,我希望你们谨慎考虑。这是就这一次机会,过后就没有了。我这脸,就只能为你们,舍下这一次……”

祝姥姥的神色,是没见过的肃然和决绝。

宋二笙拉着姐姐们坐在一边,都没言语。

祝锦看看母亲,又看看丈夫,才双手接过,一看信封上地址,顿时就是一愣,然后神色也变得从未有过的严肃起来,“您和他们联系什么?!他们又给您写信说奇怪的话了?!”

宋华松让媳妇坐下,“别急,看你脸都白了……”他也是好奇的,但看着媳妇气成这样,再说当着丈母娘,他也不敢问什么。

祝姥姥摆摆手,低声说,“他们自从你爸死后,我没给送信儿,就不给我写信了。家里就你知道,我不蒙你。”

祝锦松口气,却猛地又提起一口气,“那,是您先给他们写信了?!您怎么回事儿啊?!!这些畜生东西,就不该理他们!!!”

祝姥姥啧了一声,“你好好说话,当着孩子,浑说什么!!”吸口气,看了眼老姑爷,“你也别着急,听我说。我在外面和你说,也是那边在等听话儿呢。你这身体好了,也是卖不了力气了,我也舍不得你去搬石头挖沙子了。可你上班也上不出什么,我就给他们写信,把你送过去,在那边学点本事再回来…….”

“我不去!!”祝锦一贯温顺的眉毛,都立起来了。语气冷硬的打断了祝姥姥的话。

盛夏元气少女活力满满户外写真

“你再犯浑别找我抽你啊!!”祝姥姥也急了,“我这辈子要不是为了你,我怎么会有心情和他们写信说话儿?你还想给我脸子瞧,反了天了你!!”

亲妈进了,祝锦一下就怂了,被也怂了的宋华松捅了一下,立马站起来,“我听着,您说,我听着还不行吗?”

祝姥姥瞥了宋二笙一眼,叹口气,“那边无论怎么说,良心还是有的,不然也不会那些年一直寄钱过来给你爸。可你爸到死也没原谅他,我自然也不会原谅。以前的事,虽然就你知道,但你也必须弄清楚,那是你亲舅舅!!唯一的亲舅舅!!他是救过你爸命的!!就算他后来不是东西,但一码归一码,你是小辈儿,长辈的事,好坏都轮不着你说三道四!!”

说完,祝姥姥吸口气,“我联系上他们,就是为了你。你学习上没脑子,力气也卖不出去了,以后你靠什么过日子?”

宋华松张张嘴想说点什么,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祝姥姥眼里闪过的那一丝失望和庆幸,宋二笙看的分明。她也对老爹这时候居然都不表个态觉得有点失望,但更多的,是意外和不安。一般而言,老爹这时候是肯定会赶紧表态说,有他在会让妈妈过好日子的,这话他以前总说,可现在,这个关键的时候,他居然一个字都没言语…….

这不对劲。很不对劲儿!!看来老爹是真的又出事了…….

“苏杭那边,手底下有几个厂子,你去那里,学习绣活,回来当个绣工,也算是少有的,不愁你挣不着钱。你在针线这方面,也有点本事,那边看过我寄过去的,你做的衣服,都说肯定能把你教出来。你就去,最长不过半年,学完了基本的东西,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了,回来自己练,真有不懂的,大不了再坐火车过去一趟,这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祝姥姥一副祝锦已经答应了要去的样子。

事实也是如此,祝姥姥说是让祝锦回去想想再决定,还说她什么意见都没有。但其实,她的意见就是,祝锦必须去苏杭!!

祝锦死死抿着嘴唇,好一会儿,才开口,“苏杭那么远的地方,他们和咱们这么多年都不通信,更是快二十年没见过面了,您就这么肯定,他们会一点没心结的,会听了你的话,想帮我?我不信。”

宋二笙越来越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遥远的苏杭的舅姥爷,感到好奇了。能让对姥姥言听计从的妈妈这么厌恶排斥的人,还是和姥爷有仇的救命恩人,这人,到底当年做了什么事啊?

祝姥姥都快被老闺女气的翻白眼了,“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,真找抽是不是?那是你亲舅舅,他还能害你?你问他,他有没有那胆子!!这么多年不通信,是因为你爸一死,我不让你爸单位收信了,那些信就都被打回去了。这事我知道,你爸老同事告诉我了。没见面这事,也是咱们单方面的不见他,你舅就是个怂蛋,他要是真有胆子有狠心,当年也不会…….”

外面走廊嘈杂声响起,好像是祝大姨他们回来了。祝姥姥赶紧长话短说,“这事保密,谁都不许说。我出院之后,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准话儿。我还是那句话,我是完全为你考虑的,就这一次机会。你要是抓不住,以后养不起孩子吃不上喝不上的,不指望我伸手!!”狠话一撂下,祝姥姥就端起水杯喝水不言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