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sliveapp

   “公主啊,我想,你要是跟王爷说,你愿意帮衬他得到陛下的宠爱,王爷肯定会多留屋里几天的!”临月嘲讽道:“你说,你干嘛跟好日子过不去呢,你主动配合,说不准还能活下来。”

   “本公主不会去的。”临泽公主冷笑道:“阿鲁,你不要以为本公主现在处境不妙就不敢拿你怎么样,本公主好歹现在还是王爷的正妃,对付你一个小小的侧室,本公主还是能够办到的!”

   “哼!反正我的话已经带到了,公主不愿意去,到时候瑗妃娘娘怪罪下来可不关我的事。”临月轻哼一声,带着她的人离开,“我倒是要看看,一个孩子都生不下来的人,要怎么拿我怎么样。”

   临泽公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就见人已经离开了,她沉默了片刻,心中突然涌出一个不好的念头,瑗妃一直在骂她不能生孩子,是她没有生,还是她真的不能生?

   怀疑就像是一颗种子,一旦种进土里,那么渐渐就会长成参天大树。

   临泽公主心中憋着这件事情,所以急忙安排了自己的亲信婢女去找一个信得过的大夫来。

   是夜,东陵商与彻夜未归,呆在皇宫。

   临泽公主呆坐在地板上,身边的婢女泪流满面,“公主,你就算是心底难过,也别折腾自己的身体啊……”她努力去扶临泽公主。

   “让我静一会儿。”临泽公主声音无比虚弱,整个人仿佛大病了一场。

   “这位姑娘,你是不是曾经服用过凉药?”

   “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 “凉药本来就是避孕绝孕的药物,长期使用,只要分量一到,就会绝了怀孕的能力……”

   温心最新白色天使剧照大片曝光

   “大夫,那我这……”

   “恕老夫已经无能为力了,唉……”

   傍晚和大夫的对话声仿佛还在耳畔,临泽公主只觉得命运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或许真的是前半辈子作孽作多了,所以现在连老天爷都看不惯她要惩罚她。

   凉药,瑗妃为了让她的儿子对自己失去兴趣,也是煞费苦心,连这种东西都能找来给自己服下去,大夫说她是很早之前就在服用了,所以现在就算去查,也查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下的手。

   连临月都知道她不能怀孕,是不是东陵商与也早就知道了?

   手指甲在地上划出深深的印子,临泽公主却恍然未觉,眼底纠缠的恨意就像深潭寒水,一点一点起伏着,往地面上冒出来。

   第二天一早,得知东陵商与回到荣王府,临泽公主便提了膳食前去书房关心,哪怕是临月在她面前耀武扬威,她也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只请东陵商与中午一道吃饭。

   没有人知道她和东陵商与到底说了什么,只知道那天晚上过后,荣王府中再无荣王妃,只有被荣王爷交出去的临泽公主。

   即便临泽公主是自愿的,可是东陵商与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跟东陵帝解释,直接做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将临泽公主扔给了东陵将士,交由人押往芗城。

   “东陵商与?你确定?”凤位之上,虞子苏看着曲泽交上来的东西,轻声问道。

   前几日解平远审讯出来的消息,虞子苏是不怎么相信的。解平远后来跟曲泽商量之后,便重新审讯了一遍,那个人坚持不住,又吐露出跟之前不一样的内容。

   曲泽和解平远觉得很重要,所以马上就将消息送进宫了。

   虞子苏虽然早就有猜测另一股势力是东陵商与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她得知这个招供内容的消息,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

   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中年男人先是招供出来东陵商策手下的东旗,虚晃一招,又招供自己是东陵商与的手下,其实也是在麻痹他们的视线……希望是她多想了吧。

   虞子苏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   曲泽注意到虞子苏的表情,还以为她是在忧心这些人的目的。

   虞子苏他赶紧将自己审出来的消息说了出来。

   “那个中年男人自称是东陵荣王的人,还吐出,当初李太傅一案,其实是因为他们发现李太傅跟欧阳梦毓合谋,想要联合夜重旭暗杀朝廷官员,所以顺水推舟,让我们和东陵太子的矛盾更加明显而已。”

   “另外,就是他还供认了凤命的事情。”

   “就这样?”虞子苏摊手道,同伙呢?暗桩呢?有用的消息呢?他们传信的手段呢?东陵商与在京都搞出来的阵仗这么大,难道什么都没有?这他么是在跟她开玩笑吧!

   “就……”曲泽顿了顿道:“还有就是此人名叫任宇,曾经是东陵商与的谋士。”

   虞子苏淡淡道:“看来幽谷审讯的技术还需要进一步提升,审了两天,居然就审了这么两个玩意出来给本宫。”

   不管是李太傅一案,还是凤命一案,都早已经查出来是这几个人做的,还需要他们再继续供认一遍吗?

   曲泽沉默不语,自从虞子苏变了之后,他越来越感受到自己在她面前的弱势,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,不经意间就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 “继续审,本宫要知道点别的有用的消息。”虞子苏声音渐沉,“另外,让你派人往关城送的粮草送出去了吗?”

   “已经送了。”

   虞子苏点点头。曲泽本来进宫就是为了禀报审讯任宇的进展,所以把事情说完之后,就告退了。

   “去问问,七队队长那里还是什么进展都没有吗?”梵仙道长被关了这么多天,让皇家暗营的刑司审了一遍,让幽谷的刑司审了一遍,可是到昨天之前,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。

   不一会儿苏诺便回来了,对着虞子苏摇摇头。

   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 “娘娘,你……”苏诺不赞成地提醒,可是一想起虞子苏最近的改变,又将话吞了下去,跟碧容商量了一下,去叫了青默青双也一起跟着。

   皇家暗营的刑司设立在地牢之下,里面阴暗潮湿,暗黑的四壁之上每隔一段距离都设有灯台。

   常年没有人打理,灯台上面尽是黑漆漆的污渍和油腻,幽幽的烛光晦暗莫测,使得整个地方都阴沉许多。